市面上有许多专门看小动物的诊所,但大动物的医院却是少之又少,其中专看牛只的兽医更是不到三十位,这样的现象使台湾每一位大动物兽医平均要看四千多头牛,是日本的四倍之多。

大动物兽医师林嘉勇认为不是因为想做大动物的人少,而是因为在学校的时候,做大动物的门槛比较高。环境方面,牧场的工作不见得会比小动物劳累,当然时间上可能会比较尴尬一点,可能三四点就要準备出门去上班。危险性一定比小动物高,但是就碰过的状况,机率其实没那幺高。

不畏艰难 带着热情照顾动物

穿着雨鞋,从围栏的隙缝中翻进翻出,这就是平常牧场技士工作的情形,当牛只一有紧急状况就必须及时赶到,但热爱牛只的他们依旧愿意尽心尽力的照顾。

牧场技士高仕轩表示,每天的作业,会先把泌乳牛赶到榨乳室,待榨,接下来清洗牛舍、餵饲牛只。除了这些例行的工作外,还有一些突发状况,比如说牛只发情,就由他们来做人工授精;比如说牛只生病的时候,就进行辅助医疗。

动科所学生陈莘惠表示,从小时候就很喜欢各种动物,后来大学就选了动科系,慢慢发现对牛有特别的感觉。大三的时候有牧场的实习,每天早上六点就要起床,到牛舍去榨乳、去洗舍,但那时候早起去做那些事情,一点也不会觉得烦。

选择大动物领域的学生,也许工作环境相对艰困,但对于经济动物消费需求高的消费者来说,他们的存在是不可或缺的。正因为有他们不辞辛劳的努力,大动物健康需求上的把关,才会如此的令人安心。

淡江新闻 曾映茹 戴宇敏 採访报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