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学特殊选才五年有成 名额破千人、人数飙涨19倍

教育部104学年起试办大学特殊选才,许多大学陆续将特殊选才纳入招生管道。五年过去,特殊选才成为多元入学的正式管道之一,人数更大幅成长19倍。如何做到?

「考试分发入学的比例应该提高到50%!」4月底,台北建国中学校长徐建国公开发言,反对大学端持续降低考试分发名额(目前占37%)。

新闻一出,立即在高中与大学间引发「考试分数vs.申请入学」的论战。

今年因大学入学只採计学测四科,不仅造成考试的鉴别度下降、同分人数也增多,让学生、家长与高中老师陷入了异常焦虑,因此又出现了「考试才是真公平」的论调。

但不少高中校长与大学老师出面反驳,认为教育的目的不是「高分考上大学」就结束,学生是否了解自己性向与兴趣,才是核心。

高雄鼓山高中校长庄福泰直指,纸笔测验无法看出一位学生是否适合就读某科系,多管道、多资料,才能照顾到大多数的学生,也才能选到适合大学科系的学生。

致力翻转教学的台大电机系教授叶丙成也在脸书发文,回应建中校长。他指出,一个高中收进全台湾最会考试的国中生,三年后校长在意的还是这群学生靠考试赢人,而不是启发这些孩子找到自己的方向深耕、发光发热。真是令人失望!

主张多元入学的师长们认为,考试名额该占多少?是否可以更有鉴别度?是可以讨论的,但大学入学不可能再回到「一试定终生」,因为纸笔测验独大的思惟已跟不上世界快速变迁,尤其重要的人格特质和特殊才能,是考不出来的。

不分系+跨域 打动偏才生

其实,大学多元入学制度自2002年实施至今,由于修修改改,常让考生、家长与高中端老师无所是从,的确是事实。这是制度设计者必须面对的质疑,是不是配套不周严、制度太复杂、又变来变去,以致让许多人怀念起旧制度呢?

不管争议如何收尾,过去几年来,大学端已出现愈来愈多「特殊选才」。

教育部从104学年试办大学特殊选才,过去招生名额都维持在学生总量的1%左右。第一年仅招收53名,第二年151名,第三年292名,去年(107学年度)特殊选才,已正式成为多元入学的正式管道之一,名额翻倍至555名。今年更因广受好评,名额提高到1014名,五年来,人数大幅成长19倍。

许多老牌大学如政大、世新、北教大、北艺大等,也首度将特殊选才纳入招生管道。

连一向录取学业成绩顶尖学生的台湾大学,今年也开出64个特殊选才名额,其中给特殊偏才学生29名,给经济弱势学生35名,通通不看学测、指考成绩,只看送审资料及口试,算是相当大的突破。

特殊选才和申请入学最大的不同,在于申请入学适合一般适性发展、对于未来有模糊想像的绝大多数学生;特殊选才则适合具有明显独特专长,甚至已有业界实绩、领导经验,对未来职涯有明确倾向的学生。

综观各校的特殊选才生,可分为两大类型:一是具有单一学科的能力天赋,例如单科资优,或才艺专长者。二是具有创新能力与思惟,或卓越的领导统御能力,例如有特殊优良行为、逆境向学精神等。

为了避免这类学生进入大学后又受传统单一学科必选修限制,反而压缩了发展广度,包含交大、清大、成大,近年也纷纷开设「不分系学士学分学程」,协助这些学生。

不分系学士学分学程,打破过去以「院系所」为单位的选课模式,让学生可以「大一大二不分系,大三之后才分流」,甚至是「大学四年都不分系」,并跨系选课。还会以3~5名学生搭配一位导师,师生一起讨论未来方向、学校有哪些对应课程,统整出最符合学生需求的学习组合。

清大、交大 积极培育专才

清大是推动特殊选才最早、最积极的顶尖大学,104学年就推出「拾穗计画」,希望像拾起不慎掉落的麦子一样,让无法经现行招生管道入学的特殊才能学生,有机会进入清大。

第一届招收10名,今年在近900位报名者中正取59名,率取率虽仅有6.5%,但名额已是各大学最多。特殊选才学生更从第一届占新生名额的0.66%,提升到3%。

拾穗计画的学生,若有明确「偏才」,可以直接进入对应科系,如物理系、化学系、数学系、资工系等。若尚不确定未来学科方向,或希望先行探索性向,也可先进入「大一不分系」的清华学院,透过专门导师的生涯导航,大二后再进行分流。

近年入选拾穗计画的学生,光谱多元。例如罹患妥瑞症的小提琴选手梁策,计画跨域科技与音乐,钻研音乐治疗;以及YouTube拥百万订阅户的舞蹈大赛冠军双胞胎姐妹周玗希、周玗函,将先进入清华学院学士班,未来目标朝向科技管理领域发展。

清华大学教务长戴念华表示,拾穗计画的特色就是弹性,让学生有宽广的选择,打下多元基础,这才是未来人才不被淘汰的最重要能力。

同在新竹的交通大学,也在2017学年启动「百川计画」。今年录取33名,吸引900多人报名,录取率3%,抢手程度可见一斑。今年入学学生中,包括台玻集团总裁林伯实与学学文创副董事长徐莉玲的独子,放弃海外知名大学的入学许可,而选择交大百川。

图/交大校长张懋中强调,大学要伟大,关键在于能否汇集不同背景与专长学生,激发跨域创新火花。

百川计画学生庄胜杰,从小就热爱组装机器人,国高中时屡屡参加国内外机器人竞赛。就读台中高工时,完成「机器人直流马达控制系统」的小论文。去年进入交大,即代表学校在2018年国际奥林匹克机器人世界赛(World Robot Olympiad, WRO)获得银牌。才大一的他,谈论机器人产业的现状与前景,完全不输任何一位产业专家。

学如海纳百川,既广且深。交大「百川学士学位学程」最大特点,就是突破传统学系课程规範,强调不分系、跨域学习及实作。提供多达28种专业核心课程,横跨音乐、艺术、社会、法律、工程、商管等领域,规定学生四年内必须修毕至少两个跨领域学程,鼓励学生自主设计学习计画。

交大校长张懋中表示,现今大学若仍用考试成绩来筛选学生、传授单一学科内容,教出来的学生,同质性必然高,交大不缺会考试的学生,缺的是有生活体验和执行能力的学生。百川计画,就是想聚集不同背景、才能的学生,碰撞出更多火花。

「未来经济主流是创新创意经济,创新的关键就在于多样性!」张懋中说,包括跨域、自主学习、批判思考、创新力、国际视野等抽象素养的能力,无法仅靠特定学科栽培,而是跨领域的相互激荡。

成大特殊选才 拉拔弱势生

至于成功大学,也于107学年开启「特殊选才」,除了看重偏才,更重视经济弱势优先,落实大学社会责任。

去年成大的特殊选才,有8系组释出12个名额,其中全校不分系学士学位学程只提供2个名额,共有100人申请,其中90人符合资格,最后选出两位经济弱势学生。

今年成大不分系学士学位学程释出15个名额,并挪出4个给特殊选才,让经济弱势生有更多机会进入成大。

透过特殊选才进入全校不分系学士学位学程的弱势生,除了第一年学杂费及住宿费全免,还有专门导师辅导,未来每年只要课业成绩达到前25%的标準,就能延续学杂费及住宿费全免,鼓励他们积极向学。

成大教务长王育民表示,将经济弱势订为筛选优先条件,是因为弱势生是大学教育更值得栽培的璞玉。台湾学生专业能力强,但未来的梦却非常窄。不少顶尖大学的理工科学生,毕业后的目标就是进入台积电等一流企业,虽然没有不好,但梦想是不是可以多元一点?例如成为改变未来的创业家。

王育民强调,弱势生若能冒出头,通常拥有比别人更大的毅力和动机,具备改变未来的特质。

特殊选才的良善美意,似乎也凸显出高中端行之多年的数理、语言、美术、音乐等资优班学生,无法被现行制度筛选出来的缺失,以致还要另闢管道。

中山大学生物科学系副教授颜圣紘为文指出,大学科系应经常向社会介绍自己的专业,与社会沟通多了后,学生也能及早看见努力的方向。此外,特殊才能不可能急就章,而是长期探索和学习的恆心毅力,大学应多挖掘这样的学生。

他甚至希望有一天,特殊选才管道不再存在,因为这表示在运作良好的考招制度下,有特殊才能的学生,不会被埋没。